江阿轩 🐳

【镇魂】《报告老师,他俩偷偷谈恋爱》

soot烟:

校园au,别问了就是快本来的灵感
甜饼,超甜那种
巍澜澜巍无差,高中时代,双向暗恋
有引用原著的告白!我爱皮皮!!
严重ooc,谨慎踩入
以上,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他们自己+p大
-----------------------------------------------


【01.】

整个龙城一中的人都知道,赵云澜喜欢沈巍。

喜欢得作天作地,喜欢得人尽皆知,喜欢得明明还没追上人,可偏偏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他身上传来恋爱的酸臭味。

这人每天一副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的校霸架势,带点儿笑也含着一股子凶劲儿,瞪谁谁急,唤谁谁慌,唯独对着一个沈巍,态度好得仿佛雨过天晴,笑一笑就能闪瞎人眼。

要说这事儿还有谁不知道,也有那么一个。

沈巍本人,八成是不知道。

坐后排的哥们儿和赵云澜打小认识,是一块儿打架撸串儿撩妹子的钢铁情谊,看见这场面很是忧心,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要为哥们儿好,趁着课间的几分钟拉了拉赵云澜袖子,要和他来一场男人间的对话。

他眼珠子四下一瞅,确定了没人往这儿看,赶紧压低了声音叮嘱他:“我说赵云澜你长点心吧,按你这架势,再闹下去,就是女厕所里的老鬼都得知道了。”

女厕所里有没有鬼赵云澜不知道,里头为什么是只老鬼也不在他的理解范围之内,但人赵同学打心眼儿里认可一件事——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先认怂的都是傻逼。于是他勾唇笑了笑,露出嘴角两个微陷的酒窝:

“知道就知道呗,还能把我怎么样不成?”

那哥们儿让他这一嗓子吓得脸都青了,就怕后门玻璃窗上冒出班主任半张脸,眼镜一推就走了进来。他闭眼狠狠吸了一口冷气,这才道:“你这破玩意儿,谁他妈谈恋爱不是藏着掖着的,你这么着,就不怕有人告老师?”

赵云澜的眉毛轻轻挑了一下,扬成一个张扬得近乎天不怕地不怕的弧度,眼珠里带着些许嘲弄。

“谁家孙子这么不长眼?”他嗤笑了一句,嘴角挂着的笑意落下去,衬得他的眉眼顿时凌厉了不少,显出一种吊儿郎当的冷,“可以试试,老子亲手教他做人。”

他把手里的篮球随手往地上一砸,砸出一声脆响。那球又重新弹回来,被他心不在焉的托在掌心里。赵云澜一手抱着球,俯身把抽屉里的包拽出来拎手上,眉头微微一皱,突然冒出一句:“今天三班打七班吧?”

哥们儿被他问得一愣,没反应过来的答了一句“啊?”
赵云澜低头瞥了一眼那呆头满脸问号的表情,万分嫌弃的皱了皱鼻子,凳子一拉,转身就走了出去,很是随意地丢下一句:“帮我请个假,哥们儿有点事出去一下。”

留着平头的班长顿时抬了头,瞪眼看他:“赵云澜,你上哪去?”

“我肚子疼,可能来了大姨妈,”赵云澜回头冲他咧嘴笑了一下,笑出一口大白牙,“帮我和老师说一声,回头请你吃饭。”

说完便包带一甩,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十六岁的少年骨架匀称,身形高挑,成长如梦中生笋,日日翻新成为另一种模样。他生得好,一张脸老天肯赏一口饭,剑眉星目,眉宇间带着点桀骜而不自知的俊朗,酒窝里藏着蜜糖,只笑一笑就足以看化一半人的心肠。

而剩下的那一半?

剩下的那一半心不在此,打着旋儿从窗户飘了出去,落在了楼上高三七班的沈巍沈学长的课桌上。




【02.】

赵云澜其人一身懒骨,平日里懒懒散散的,整天摆着一副不务正业的样子,能趴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一拿课本就犯困,一挨桌子就睡觉的死人架势,就差脑门儿上贴一个“睡得很死,有事烧香”。

最近却转了性,积极得像个假人。

所谓恋爱使人疯狂,恋爱使人盲目,所有恋爱候群的症状都在赵云澜身上一一实现。

他整日起早贪黑的瞎忙活,到底在捣鼓着什么又憋着不说,祝红一开始还没看出来他的异样,等注意到的时候,差点没伸手摸摸他额头看是不是发了烧。

赵云澜一巴掌打开她跃跃欲试的手,眉毛一竖就要开口,祝红都开始琢磨怎么回他了,却见这人突然根泄了气似的,换上一副亮死人的笑脸,抬手很有竹马爱的拈下了她头上的什么东西:“哟,你这儿有片叶子呢,我给你拿下来。”

祝红翻着白眼瞥他——他俩都面对面站了好一会儿了,现在才看到她头上有叶子还真是信了他的邪。

但祝红很快发现赵云澜含情脉脉的视线直接越过了自己,落在了她身后。

她转头一看,沈巍正两手端着一套实验器材,步履平稳的路过。

祝红抬头看了看赵云澜,又看了看走过去只剩下一个挺拔修长的背影的沈巍,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




【03.】

身为赵云澜一条街里长大的青梅竹马,祝红关心一下他的感情生活自然是应该的。同时关心一下他的动态去向,也是理所当然。

她的位置就在教室左侧靠窗的那个,窗都用不着推,一转脸就能望见底下的操场。

祝红挑了挑眼角,往迟到早退、这会儿已经走到门口的赵云澜背上瞟了一眼,见他头也不回一个,兴致缺缺的收回了目光,又斜着眼往底下看了一眼,这一眼恰好就看见篮球场上两个班的队员入场,她眼睛一向来尖,沈巍又有一张天生好皮相,走哪儿都像是自带镁光灯,一举一动都能入画的顺眼,让人想装作第一眼看不见都不行。

她望见沈巍微微偏过头,微微含笑的同一旁穿着同色球服的队友讲话,那笑如和风细雨拂夜窗,润物无声,看得她眼角又是一抽,差点绷不住表情。

刚刚转来的转校生,郭长城郭同学就坐她前面,这位小同学生得人高马大 ,但性格却很是腼腆,胆子针眼儿小,社交障碍极其严重,尤其面对着祝红这样素颜也美得一塌糊涂的女同学更腼腆,一个字都得憋半天。他踌躇犹豫了好一会儿,终究耐不住泛滥的好奇心,还是转过了头,红着脸细声细气的向祝红讨教:“同……同学,那那那那个,赵云澜他,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要、要要不要和老师说一句?”

祝红眼皮一抬,给了这小孩儿一个“你怕不是傻”的眼神,顿时想起了赵云澜那个混蛋早些天把她堵家门口的事。

那会儿小混蛋拎着一袋春卷,还有一笼小笼包,并一杯豆浆一根油条,吊儿郎当的站在她家门口,见她推门出来,顿时笑出了一对极具欺骗性的酒窝,眼睛一眯,把手抬高了一些:“贿赂,接受不接受?”

祝红抬眼瞅了瞅他手里的塑料袋,又瞅了瞅满脸笑意的赵云澜,警惕的开口:“你想干什么?卖身卖艺陪酒陪饭都不干。”

“没啥,”赵云澜咧嘴笑了笑,抬起空着那只手摸了摸鼻子,半晌没出声,脸上竟然难得有点难为情,“就问你个事。”

祝红差点以为自己没睡醒,怎么梦到这家伙跑家门口来作妖。她秀眉一皱,还是很配合的接了下半句:“啥事儿?”

“那什么……”

“——你谈过恋爱没有?”


 

【04.】

好问题。

祝红被这个问题砸得目瞪口呆,半晌都没回过神,那小混蛋又抬手抓了抓本来就乱得像鸡窝的头发,装出一副恶声恶气的口吻说:“你就说有没有吧,给我个准话。”

好吧,造型是糟了点儿,口气是冲了点儿,怎么看怎么都是缺陷,但赵云澜的眼睛很亮,仿佛藏着两枚明澈又遥远的星,糖桨似的融化在他眼睛里,将他整个人都映出了一种错觉般的独特魅力。

祝红回忆了一下他那会儿的眼神,琢磨了一会儿,给出了最中肯,也最贴切的评价——那是赵云澜家大庆看见小鱼干儿的眼神,绝对错不了。

就是没想到一亮还亮了挺多天。

祝红想完这一茬,从回忆里抽身出来,一低眼,就见那小楞头郭同学还紧张兮兮的盯着自己,便大发慈悲的理了理他,眼皮上抬,往窗外一指:“喏,看见什么了?”

小郭同学顺着她的手往外看,也看见了那一群正在做赛前活动的人,还有人群里夹着的那个发光体,很是实诚的回答说:“看见了沈巍学长和很多人。”

“哟,你还认识沈巍呢?”祝红很是意外的挑了挑眉。
小郭同学腼腆的笑了笑,继续细声细气的说:“我、我刚来那天碰见了他,他给我指了路。”

“这话别当着赵云澜的面说,小心他揍你,”祝红同情的瞥他一眼,“再看,还有什么。”

“有、有树。”

“还有呢?”

“有……有花儿?”

“笨死了,”祝红忍了又忍才没把一个白眼翻出来,压着脾气教育他,“是春天,懂不懂?幼儿园老师教没教过你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

郭长城一脸紧张的点头,顿了一下,又赶紧摇头。
“喏,”祝红纤细手指向右打了个转,停在某个地方,不动了,“看见没,春天在那儿呢。”

郭长城低头一看,口称来大姨妈肚子疼得要命的赵云澜正沿着石梯噌噌噌往下跑,身姿敏捷,健步如飞。
  



【05.】

其实赵云澜自己也说不清是怎么喜欢上沈巍的。

是看他擦肩而过时沉静俊美的一张侧脸,或是他代表学生发言的时候低头内敛温和的一扇眼睫,再或是他回眸时总是带有一点克制与隐忍的一副瞳孔。

又或者什么也不是,只因为他是沈巍而已。

“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是缘分到了吧,”赵云澜对着跑来逼问她的祝红说,一边咧嘴笑得眼睛都出了一条缝,“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成几千年几万年以前,我们是前世的爱而不得所以这辈子拿来偿还的恋人什么的……卧槽你笑什么笑!”

“没笑没笑,”祝红捂着笑疼了的肚子,忍不住往他身上瞥了一眼,眼神古怪,“我说赵小倩同学,看不出来啊,你怎么这么纯情?”

赵云澜半死不活的冲她翻了个白眼,连话都懒得接。

不过祝红同志虽然看起来十分不靠谱,这姑娘到底有没有谈过恋爱他也不知道,但是她总结起经验来的确是头头是道,前铺后叙的,整一副已经得道成仙尔等凡夫俗子实在是冥顽不灵的大师架势,赵云澜又有那么点信了她真的经验丰富。

他心窝里揣着祝大师恋爱宝典,感觉自己成竹在胸,十拿九稳,随时都能把龙城一中出了名的沈学长拿下来。

按祝大师所说,谈恋爱无非就是俩没啥经验的愣头小子互相了解、互相接纳,最后这种感情慢慢发酵成喜欢的过程。要想泡到……啊不是,追到沈巍,除了死缠烂打之外,还是死缠烂打。

赵云澜深以为然,于是起早贪黑了一个月,就为了给沈巍送早餐。

沈巍这人是上天的宠儿,小小年纪就一身旁人学不来的君子气,风度翩翩超然脱俗,往那儿一站就是个活生生的光风霁月代名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赵云澜掐指一算,学生楷模沈同学八成也是那种提早半个小时到校温书的类型,咬牙定了个五点的闹钟,势要赶在他过来之前把早餐塞他抽屉里。

也不晓得他是真幸运还是太不幸,竟然真的一次都没碰上沈巍。

赵云澜自得的同时也有些挫败,靠着一笼蒸饺收买了沈巍班上坐后门的哥们儿,揽着人的肩膀幽幽怨怨的开了口:“沈巍他就没问过是谁送的?还是他一次都没吃全给扔了?”
 
哥们儿吃得声音含含糊糊的,给他递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不会啊,我看他每天都提了出去来着……卧槽,不会真提出去扔了吧?”

赵云澜吸了一口冷气,拍哥们儿肩上的手差点把人肩膀捏碎。

正在气头上往回赶的赵云澜自然也没听见人的后半句:
——“不过原来他早餐都是带饭盒了,最近怎么没瞅见了?”




【06.】

早餐攻势行不通,赵云澜改走了迂回路线:送情书。

他用撩天撩地的一张帅脸收买了沈巍他们班的女班长,和人说好在每天课间操的时候,帮他往沈巍抽屉里塞一封情书。

这些情书的内容南辕北辙,传递的信息也让人云里雾里,自然不可能出自赵云澜之手,都是他百度来的。

也不是赵同学不想自编自创更真诚点,实在是祝大师看不上他那点儿功底,很是嫌弃的告诉他:“你瞧瞧人沈学长逼格多高的人,肯定喜欢那些有文化又看不懂的东西好吗?”

赵云澜觉得有道理,转头甚至多买了一本马克思。

但情书毕竟是匿名的,就算沈巍发现了估计也很难往他身上套,自然也就意识不到他的良苦用心。不过这话要让祝红听见了,估计也只有嗤之以鼻——“得了吧,就你那手丑得天上有地上无的字,谁不知道是你写的?”
幸好祝红同志不知道。

于是赵云澜贯彻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原则,开始给自己安排各种各样的偶遇。 

他花了两个放学后的傍晚摸清楚了学校的地形,又花了三天摸清了沈巍的活动规律,开始每天在固定的点假装路过,笑出一对酒窝,就为了和沈巍说一句“哎哟,好巧啊,又见着你了!”

甚至在几天后他无意中发现沈巍回家居然和自己同路,就更是死皮赖脸的缠了上去,非要和人一起回家。

沈巍大概有一副全世界最好的脾气,至少赵云澜这么觉得。他只是抬眼看了看这个莫名其妙窜出来,又莫名其妙缠上来的学弟一眼,就这么默认了和他一起回家这回事。

赵云澜向来嫌自己家里离学校太远,难走得很。可身边安安静静的站着一个沈巍,他又恨不得这条路能再长点儿,能陪他绕城一周才好。

他打定了主意要和沈巍走得远点儿,顺便探探沈学长家住哪儿,结果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付诸于实践,走在他旁边的沈巍就突然停下了脚步,浓长的眼睫轻轻一垂,道:“你家到了。”

赵云澜下意识的一抬头,果然是他和祝红家那一条巷子。

可能是沈巍开口的时候太笃定又太平静,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竟然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哦”,直接就往家里走了。走了几步他又猛地回过了神,抓着头发回了头:“欸不是,沈巍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儿啊?”

走到街角转弯处的沈巍脚步不着痕迹的顿了一下,随后就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似的,转个身就不见了人影。
赵云澜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耸了耸肩,认命的自个儿往家里走了。




【07.】

但是人间大路无数条,条条大路通罗马。这么一点儿挫折就想打倒赵云澜那是不现实的。

他寻了个机会抄了一份高三七班的课表,开始琢磨点别的办法。

大概是老天都觉得他和沈巍有点配,他不过是对着课表一看,居然隔天就是七班和三班的球赛。赵云澜一拍大腿:还能怎么办?跷课呗。

于是就有了之前的破事。
 
沈巍其人,自打进校起就是一中的门面,沈巍这个名字,也是全校小姑娘在本子上写过一遍又一遍的缱绻心思。他天生一张温润清雅的美人脸,端的是君子端方,其人如玉,身上永远穿着干净整洁的白色衬衣,下摆一扬,就带出一股深浓儒雅的书卷气,整个人好看得像是从某张瑰宝名画里走了下来,随时都能踏云而去。

谁家少女不思春,这么个现成的言情小说男主角就立在面前,谁都心甘情愿的把他搁在心尖尖上喜欢,但也许是沈巍身上不是人间烟火的神仙气太重,所有人都怕自己上前一步就把人给惊回画里头去了,所以沈学长安安静静的念了两年书,稳稳当当的升了高三。

但赵云澜是谁啊,这可是个四岁听大人讲鬼故事哄小孩的时候就能摇头晃脑的瞎编出另一个来反吓回去的主儿,他可不管沈巍是人是鬼是仙是妖的,闷头就敢上。

所以等沈巍打完前半场球赛下场休息的时候,脸微微一侧,便看见一大群尖叫呐喊的女孩儿里突兀的夹着一个一米八多的大男孩儿。

大澜孩赵云澜半点儿不觉得自己混在一群小姑娘里、手上还拿着毛巾和水有什么不对的,他抬头对上沈巍看过来的目光,赶紧调整了表情,露齿一笑,挤出一侧的酒窝,冲他扬了扬手。

没人发现,向场外走去的沈巍步伐微微一僵,在原地停顿了一会儿,这才若无其事的将步伐接了上去。他剧烈运动后身上带着一层薄汗,将整个人衬出一圈凝着水光的帅气,耀眼得好像会发光。

这也长得太好看了吧。

赵云澜盯着他垂眸时显得格外长的眼睫毛,目光沿着他笔挺的鼻梁下滑,扫过他的嘴唇,最后沿着他的下颔线一直落到了他微微滚动的喉结上,在心里骂了一句满是赞叹意味的脏话。

他骂完之后抬眼,见沈巍向着另一个方向走了,赶紧仗着身高优势挤开了人群,一路钻到他面前去了,一边挤,还一边冲人喊:“学长!欸,沈巍!看这边,沈学长!”

他音量不小,且人都钻眼前来了,这回沈巍不能再装又聋又瞎,只能停住脚步,抬眼说:“这位同学,你……”

得,追了一个多月了,在人家眼里还是“这位同学”。

赵云澜挫败得厉害,但还是半点不恼。他弯着眉笑起来,硬是抓过沈巍的手,将水和毛巾塞进了沈巍手里:

“怪我怪我,学长没记住也很正常,咱们今早还在校门口见过呢,就骑着一辆自行车,从你旁边过的时候给你塞了一袋早餐那个,其实昨天咱们也见过,就和你一块儿回家那个?前天……欸算了,我给你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高一九班的赵云澜,今年十六,白羊座,爱好不多,无不良嗜好,品学兼优积极向上,团结同学尊敬师长,乐观……”

“赵云澜。”沈巍突然出声,也不抬头,避开了他的眼睛,低声道,“我该上场了。”

他也就下来了一分钟而已。

赵云澜笑出一对沾了蜜糖的酒窝,应了一声“行”,抱着手臂在旁边笑得像朵太阳花。

别人没瞅见,他可是注意到了,他刚刚把水往沈巍手里塞的时候,手指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臂。沈巍微微僵了一瞬。

他吹了个口哨,觉得今天太阳出得格外好。

后来他上厕所的时候偶然听见沈巍班上的姑娘在前面说话,字里行间“沈巍”两个字就把他的注意力全招了过去。他听见她们说:“沈巍以前回家的时候不是左拐么,最近怎么好像换了一个方向?”

另一个姑娘擦了擦手上的水,偏头思考了一下,说:“不知道,可能是搬家了吧?”

赵云澜远远的站在后面,只觉得心里某个位置轻轻的一动,牵扯出一种柔软温热的情绪,让他四肢百骸都仿佛泡进了热水,温存又缱绻的热了起来。

他想。应该是时候了。





【08.】

赵云澜提了一大塑料袋的蜡烛过来。

祝红被他这架势吓了一跳,也顾不得别的,赶紧跑他身边去了:“赵云澜,你发什么神经?你这想干嘛?倒卖还是拿来吃啊?”

赵云澜露出俩酒窝,笑得很是理所当然:“撩汉咯。”
祝红一双美人眼愣是瞪成了鬼眼:“你疯了吧,校内不准纵火!”

“万事都有第一次嘛,”赵云澜嘿嘿笑了一声,翘起了一个二郎腿,放在桌底下的左手把玩着打火机,一脸欠揍,“你放心,我有分寸的。”

放心你个锤子。

祝红气得不想和他说话,踹了一脚他的凳子,自个儿回去了,让他自生自灭。

赵云澜还真是满身狗胆。

他找了几个人望风,放学后一个人蹲教学楼下开始摆蜡烛。这些蜡烛是他昨天特意去挑的,每个都带一个小玻璃罩,不容易被吹灭,粉色的蜡烛被做成心形的,看一眼就少女心爆棚。

赵云澜捧着一颗粉红粉红的少女心,摆出了一圈因为太大所以显得更加粉红的心形蜡烛,扯着领口清了清嗓子,站在蜡烛中间,扯开嗓子喊:“沈巍!你在不在!在就给我吱个声!”
 
那喊声惊天动地,把还没走的所有学生都从教室里给喊了出来,趴走廊上凑热闹。

赵云澜心无旁骛,就一心一意盯着高三七班那走廊,等了一会儿没见着动静,扯开嗓子又吼了一声。

上边骚动了一会儿,他光风霁月、斯文俊雅的沈学长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站在了走廊边上,低下头来看他。

赵云澜笑出一对又甜又深的酒窝,眼睛里映着烛火,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沈巍,我他妈喜欢你,听见没?”

他往自己心口指了指,抬手把拇指和食指并了一下,比出一个心,慢慢的说:“我别的东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只有这一点真心……你要是不接着,那就算了吧。”

沈巍站在走廊上,看他眯着眼睛笑的样子,只觉得心脏被狠狠揉了一下,说不出的酸和涩。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突然听见有人喊了一嗓子“卧槽!教导主任来了!快跑!!”

所有凑热闹的人呼啦一声全散了,只有赵云澜还站在那儿,抬着眼执拗的看着他,一直看到教导主任气急败坏的走过来,拎着他的耳朵把他从那蜡烛圈里扯了出去。

赵云澜在心里叹了口气,微微苦笑了一下,心里一个念头还没成型,就听见沈巍一把温文谦雅的嗓音轻轻的想起来,那句话破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割裂了时空与风火,被递送到他面前。

他听见沈巍说:“我接住了。”


赵云澜狠狠愣了一下,几乎是难以置信的抬头看过去。然后他就看见沈巍单手搭在栏杆上,冲他极轻极轻的笑了一下。

赵云澜在这个笑里彻底迷了眼睛,没忍住跟着他一块儿笑起来,眼睛亮如星辰,彻底把教导主任和耳朵上的痛抛到脑后,美滋滋的抬手,冲他比了个手势。沈巍没怎么犹豫,看着他的眼睛点了点头。

那个手势整个龙城一中的学生都懂,它的意思是——放学后门等我。




 


【09.】


没人知道那天放学后赵云澜和沈巍在后门说些了什么,就像是没人知道赵云澜校内纵火之后为什么好好的一直没挨处分。

祝红以功臣的身份跑去赵云澜家里逼问他,她到的时候赵云澜正盘腿坐在地上,面前摆着一大堆的曲谱,怀里还抱着吉他,乍一眼看过去还有那么点儿像样。

祝红满脸诡异,看着他旁若无人的拨弦,问:“你没事学弹吉他干什么?”

“文化节懂不懂,”赵云澜冲她晃了晃手指,“那么多歪瓜裂枣都能上,还不准我去唱个情歌不是?”

祝红一时半会儿没接上话,眼睛一抬,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整洁干净得简直算是焕然一新的房间,愣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抖着嗓子开口道:“赵云澜你怕是撞鬼了吧?你这小混蛋居然也有收拾房间的一天?!”

赵云澜半点不生气,只仰头高深莫测的看了她一眼,笑出一对酒窝,答非所问道:“你知道,沈巍他会做饭吗?”

祝红看着他的笑脸,觉得自己好像又懂了点什么。




【10.】

整个龙城一中的人都知道,赵云澜喜欢沈巍。

喜欢得作天作地,满城风雨。天天领着人招摇过市,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追到了人似的,一根孔雀尾巴早就翘到了天上。

要说还有谁不知道,也有那么一个。

郭长城其人,九成九是不知道。

这小愣仔眼看着赵云澜又拎了包早退,吊儿郎当的晃过半个教室,转过脸,看着正忙着涂指甲油的祝红,脸蛋儿一红,细声细气的道:“那、那个,赵同学他,是不是又、又……”

后半句他说不出口,祝红眼皮子一抬,替他接上了:“又来大姨妈了?”

郭长城整张脸红得像是被她泼了一瓶指甲油。郭同学头低得脖子都快给压没了,这才满脸发烧的接话:“是、是的。”

祝红看他那怂样,放下指甲油叹了口气,左手一抬,问:“喏,看见什么了?”

小郭同学很上道,立刻接道:“是春天!”

祝红赞赏的看了他一眼,手指一晃,又指向另一个方向:“那这个呢?”

郭长城抬头一看,赵云澜单手拎着包,长腿一迈,几步就胯下了石梯,乱糟糟的头发鸡窝似的在风里飘扬,于是笃定道:“是、是赵云澜。”

“错了。”祝红收回手指,终于翻出了这个忍了很久的白眼。



“是发春。”




……………………………
【END】
13:14发文,夸我和我的雨琪宝贝  @雨琪
他俩真好
让我吼一句:沈巍!!!!我他妈喜欢你!!!!

评论

热度(8133)